淫蕩色熟妇勾引儿子 [1/13] -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6-14 18:50:19   浏览次数:928

伟德大汗淋漓的从我的身体上翻了下来,[脸色苍白,目光有些散乱。

“阿敏,对不起。”

我简直有些手足无措,二次,从跟他上床到现在,伟德第二次没有能够勃起。

认识伟德时才十七岁,那时的我正在市里一所护士学校读二年级。那个周末回家时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和他的摩托撞上了,而受伤的居然不是我,为了躲避我,伟德将车开进了河里,而他从水面冒出后迅速的游上岸,只为看看有没有碰伤了我,结果是腿上被檫破了一点皮的我居然被浑身是血的他给吓哭了,他急着把我送进了医院,我倒没什么事,他却缝了六针。

那年伟德23岁,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和两条修长的双腿,那时的他刚刚在这个城市读完大学,学公民建筑的他却无法得到相应的工作,他就下海了,帮着一个南方来的包工头跑起了建材。

几天以后,伟德去了我的学校,买了许多那时我们那个年纪最爱吃的小零食,说是那天惊吓了我,过来给我压惊来了。我看他推着摩托走时,腿还有点跛。

就那样,他时不时的过来给我“压惊”,每次来又不空手。不多久就把我给惯坏了。

十八岁那年,在他租住的小屋里,我把第一次给了他。

第二年毕业后没多久,我就没法不和他结婚了,我怀了微微。尽管我做教师的父母亲那时是多么极力的反对我们结合,可既成事实的事却让他们哑口无言。

向我父母请求将我嫁给他时,伟德的表现应该是出色的。他说要让我这辈子再无任何遗憾,自此以后只有快乐和幸福。而那时的我是单纯的,只要能够和爱的他在一起,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微微出生后,伟德拼命的在兑现他的诺言,他也作到了。

几年以后,他有了自己的建材公司,之后又有了他在当地最大的建材市场。

我们的房子也从当年寄予我父母檐下变成了城郊的别墅,那年撞我的小摩托也几经更换变成了大奔驰。

尤其让我感到满意的是他没有因为有钱而改变对我的爱,他一再跟我说,如果在事业和我之间必须选择,那他宁可一文不名,也不会放弃我。这话让我感动到现在。

他的确也是这么做的,无论他多忙,多少应酬,只要在本地。他都不会在外住宿,多晚也会回到我和儿子的身边。他说他舍不得我独守空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要和我作爱,他说喜欢和我作爱。

坦白讲,结婚那几年我对夫妻间的这种人伦大事挺畏惧的。第一次伟德进入我的身体时,我感觉像要被他撕裂了。他当时哄我说女孩子第一次都会这样。可第二次第三次以及第N 次以后我还是无法忍受。可我又无法拒绝他的爱抚,他的手和嘴像带有魔力,总让我意乱情迷下甘愿疼痛。后来在婚后和闺中密友谈起这羞人的事时才知道,原因在他。他的确太雄伟粗壮了,以至我的密友都笑我得夫如此该当庆幸。而我只能苦笑。

情况在微微出生后有了好转,我渐渐能够适应他的粗大了,许是孩子的降生过程中自然的将产道撑大了,许是长时间的被他锤炼也慢慢习惯了。在这点上,母亲说的没错:夫妻人伦大事,惟有快活,怎会痛苦呢?慢慢就会好的。

第一次高潮的情景至尽还历历在目:那是在微微断奶后,我在我们医院上了环,将近一个月没有和他做爱。伟德有些受不了了,正好上海有个建材行业的年会,以前这种会他是不去的,哪次他说在家面对我这色香味俱全的大餐却无法动筷实在残忍,不如出去转转。我也不忍心看他每天挺着那根巨物上床又挺着那根巨物起床,就让他去了。没想原说一星期就完的会开了两星期还没完,好像从来没有和他分开过那么久似的,我竟然想念起他的巨物来了。那天深夜在电话里聊着聊着我们都动情了,当他说他现在一个人在宾馆想我想的下体膨胀无法入睡时,我好像看到了他那根让我又爱又有些怕的东西,黑黝黝的仿佛就挺立在我眼前,我忽然就好想要了,一下子下面涌出了好多水,我告诉他我下面有水出来时他更加兴奋,然后他就跟我描述我们历次做爱的情景,越说越湿越说我越难忍,我几乎哭出了,说我想他,想要他。

第二天他就回家了,没等会开完。晚上九点多的飞机就回来了。一进门他就搂着我狂吻起来,以前的前奏几乎要半个小时才能让他勉强进入的我那天几乎一下就兴奋了,当他抱着我往房间走时,我嗅到他身上的汗味,是那样的让我迷醉。我自己都能感到我的腔道在抽搐在颤抖,一股又一股的浪水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往外淌。当他脱下我的内裤时,伟德说几乎要叫感谢天了,他说我那时的阴部肿胀而且异忽寻常的红润,整个胯间到处都粘满了爱液,阴道口都肿的裂开了。

那次,第一次当他那巨大而坚硬的巨物刺入我下体时我没有感到疼痛,只觉得饱涨而充实,我第一次敢将双腿大大的打开,勾在他腰间,让他能大肆出入,第一次在他用力抽送时搂着他在他耳边呢喃,告诉他我喜欢这样被他操。伟德说这是我的原话,他说当我告诉他喜欢被他这样操时他几乎兴奋的要死去了。高潮就那样毫无遮挡的到来了。第一次感到男人原来是那么的好,男人的身体是那么的强壮,第一次感到做女人原来可以这么舒服,这么快乐。第一次明白原来男人跨下那个东西真的是上天赐给女人们最好的恩物。那次我真的感到了有种升天的感觉,我都没有感觉到伟德的射精,因为他射精时我那快乐的阴道腔早已快乐的收缩成一团了。

自此我便着了迷一般的爱上了这人世间最美好的事了。几乎每天将我唤醒的都是我或他那蓬勃而又炽烈的爱欲,而每个夜晚能让我深深入睡的也是。

我和伟德像在经历又一个初婚又一个蜜月。我们索性将微微送到我妈那里,我们要彻底的二人世界。那年微微两岁,我二十一岁,伟德二十七岁。

以后的几年说我活在天堂中一点没错,每天我都要在伟德的身下汲够爱的营养才去上班,而我最喜欢的当然是下班,早早回家作好饭,就是等着老公回家,晚上也早早的把儿子伺候睡了,然后就是我们的节日。伟德是能干的而且花样繁多,而每个姿势每个创新都能让我大呼过瘾。

可是我们都忘了,人是会老的,是的,尤其是男人。

微微都已经十六了,看着在我身边喘息的丈夫,我尽管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我能感到他的恐惧和无奈,而此时我还在情欲的旋涡里打转,我的火才刚刚燃起,而伟德却熄灭了。我强忍住下体难熬的绞缠和瘙痒。我抱住了伟德:“没事的,老公,你最近太累了,天又热”

我在他耳边低低劝慰。我的手探到丈夫的胯间,那曾经让我无比幸福和骄傲的东西现在完全缩成了一团,尽管还是庞大的,但却绵软无力,我的手拥了上去,熟练的套弄,捏揉。我还希望他能恢复雄风,因为我要,我现在无比的难受。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阿敏啊,我好怕,我现在真的力不从心啊。”

“没事的老公,没事的啊。你只是太累了。好好休息,我爱你。”

我轻轻捏揉着丈夫松弛的阴茎,有些失望。

“阿敏,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好难受,对不起。”伟德有些语无伦次。

“老公,不要紧的,不是每天都要做神仙的,对不对,我爱你,老公。”

我几乎放弃了希望,轻轻亲吻他的脖颈。

伟德真的累了,竟然沉沉的睡去了,我却睁大了眼睛,已经是第二次了,昨天晚上也是这样,和平常一样,我们十一点左右上床,伟德今天的心情不太好,一个常年给他供货的福建商人这次给了他狠狠的一刀,所有的墙地砖和涂料在交工时被检验出不合格,要命的是这些材料都已经用在了市里最高的那栋大厦上了。除了要返工,赔偿损失,还有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要打。

伟德已经奔忙了几天了。

上床后我就发现他不像平常那样的热烈,我曾劝他说早点休息,可伟德用手拒绝了我,他的手太熟悉我的身体了,在我的下体稍稍拨弄几下后,我就潮湿了。

“看,老婆。”

老公从我体内抽出手指,手指上水湿斑斑,粘稠的爱液被他抽出了一条长长的亮晶晶的细丝。伟德将手指伸到我嘴边,我呢喃了一声,张开嘴,吮住他的手指,老公的嘴也上来了,我们的舌纠缠在一起,爱液鹹鹹的,带着淫糜的味道,让我的腔道不自禁的抽搐。我的手探到丈夫的腿间,老公勃起了,阴茎大而热,这让我更兴奋,我揉搓着那可爱的巨物,反身半伏在他身上,挺起了潮湿的私处,在他的大腿上来回蹭动。

“骚婆娘,把我的腿上都弄湿了呢。”

老公戏谑着,将腿拱起些,支撑住我不住在那磨蹭的阴部。

“老公,要了。”

我红着脸,低低道。纤手抓住阴茎,轻轻晃动。

可我感到有些不对,老公平时到现在的阴茎早已硬邦邦的像块石头了,可今天好像有些异常,尽管勃起了,却没有平常的硬度,可那时我已顾不的这些了,阴道里面瘙痒而且肿胀,湿湿的不停在往外淌水。我想爬到老公身上去,可伟德阻止了我,有些歉意的笑:“宝贝,我来吧,好像不很硬。”

我红着脸,仰躺在床上,将腿分开,抱住他的颈子,低低在他耳边道:“不要紧,你一插进来就会变的硬邦邦了。”

“是吗?为什么呢?”

老公轻笑着,伏到我身上。

我握着那大大的东西,轻轻在我那湿粘粘的阴部来回蹭动着。我喜欢丈夫那硕大的阴茎头在我的阴唇内,阴蒂上蹭动的感觉。我感到更加难忍了,阴道内像着了火一般热。

“因为我会夹着你,紧握住你。好老公,进来吧。”

我喘息着,早已张开的阴道口吐着粘稠的爱液,迫不及待的吞入了老公硕大的龟头。我捏着他不是很坚硬的阴茎根部,更多的血液涌入了龟头部分,我感到撑开我阴道口的龟头部分有了分量,很紧很满的塞住了我的阴道腔的前半部分。我不禁呻吟出声。

“阿,好老公,好舒服啊。”

随着阴道的慢慢被撑开。我的深处变的更加难忍的瘙痒。我放开了手,抱住了丈夫坚实的屁股,轻轻用力下压,要他深入。然而,不再被我握紧的阴茎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分量一般,丈夫将阴茎全部压入我腔道后,我才感到以往那种紧满的被填塞被充满的感觉没有了,我不由焦急的缩紧下体的肌肉,想要感觉他的力量和粗壮,可是我失望了。

“老婆,不行啊,我好像在萎缩了。”

伟德焦急的喊道。我也感到下体几乎没有东西在里面一样。欲火如炽的我当然不甘心,我急急的抬起头,看着我的私处。天哪,老公的阴茎明明全部塞在我体内啊。我试着收缩阴道腔,还是没用,依然无法感觉他的存在。

“不要急,老公,来,下来。”

看着焦急的伟德,我强压住如火的欲望。老公刚刚从我身上下来,我一缩身子就转到了他的腹下。天哪,以前那个曾经让我恐惧后来又让我那么喜欢的东西今天怎么了。丈夫的阴茎真的缩成了又软有松的一团,我握着那松软的东西,几乎没有迟疑,就张开口,把他吞入了口中。我不是很喜欢口交,说不清什么原因,只是偶尔在两人兴奋时我们会玩些这样的小把戏。丈夫的阴茎上沾满了我粘稠的爱液,有些女人发情时的分泌物那种特有的味道,这种味道总能让伟德很兴奋,我也不反感。我用舌尖小心的裹住丈夫尽管松软下来却依旧硕大的龟头,在那光滑的表面上来回舔动,然后我抿紧唇,含住那软软的东西,在他的阴茎上套弄起来。

以往做这些时,老公的阴茎都是坚硬而巨大的,总是将我的小嘴撑的满满涨涨,让我几乎有点辛苦,而这次我是那么轻而易举的就将他完全吞入了。我趴在他的小腹上,双手轻轻在他的肚腹间游走,我的眼睛盯着丈夫,我知道我那时的表情是有些骚媚的,丈夫说我在引诱他或被他引诱后特别的性感,骚媚入骨。我用尽一切我所知的,或是我们平时喜爱的,最能勾动两人间欲望的动作,眼神和感觉,想唤醒丈夫那失去感觉的性器官,可我终究没有能做到。说不清用了多久,直到丈夫歉意的捧住我的脸庞,把我从他的性器上移开。我知道这次他是真的无法再被我唤醒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免责声明:若本站收录的资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yun998ke@gmail.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12-2018 kanbixiu16.me. All Rights Reserved.